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想起了,也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感到那種昏天黑地中二式的悲傷。

像是什麼改變了。

不過冬天還是冷,臺北還是溼,我還是我。

繼續往前走的明天會是什麼樣貌,我們都不明白,也無法明白。但是未來的歸未來,昨天的還是屬於昨天,不會改變。

嘿……我必須先離開了。

什麼挽留啊留下來不要走,就讓我欠一下吧。

  

dark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